眉山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意甲

纯黑色的江湖第二十八章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3:52:42

纯黑色的江湖第二十八章

谢老爷子刚到,看到的不是西装革履,而是戴着安全帽,穿着工作服,拿着尺子量木头的阿福,当时就生出了一丝好感。两人互相寒暄,谢老爷子见这后生满身大汗,不由客套了一句:“周老板这是辛苦哟。”

阿福回道:“我这种人,闲不下来。”

谢老爷子很高兴,又说:“身先士卒,难得难得。”

阿福再回:“我这个人,只会做事,不会做官,不吃苦也不成啊。”

此言一出,谢老眉开眼笑,拉着阿福的手一根一根的鉴定成色,这热情就好像亲兄弟一般,听不懂中文的玻璃碴还以为这老头子就是他爸爸,笑得一愣一愣的。

事实证明,没有不能拍的马屁,只有不会拍的人!哪怕是听到半分赞颂之词就要用刑的商鞅也被一句“霸道”引得洋洋得意。谢老爷子一生正直,只会做事,不会做官,阿福穿工作服,说出他的人生信条,这不就是当年的他吗?人哪有不喜欢自己的哟。赞赏一个人,夸大事实,就近乎对人的挖苦。但是,看到别人的优点,又恰到好处的指出,就是大学问了。

谢老爷子倾囊相授,让阿福在短短的时间里把红木这潭深不见底的水摸了个大概,至少眼下这批木头,他都能信手拈来,说个头头是道。

商战,打的就是信息,有了谢老爷子这份助力,阿福对这位买家就有了三分底气。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阿福准备去谈收购的丁老板。说来讽刺,东方家具厂全部家底加起来还不如这一船木材的价钱。时至中午,阿福送走谢老爷子,换上西服,丁老板一行才是姗姗来迟。

所谓假货卖给外行,真货卖给内行。外行人不识货,你给他真货他也不肯出这种价钱,不如卖他假的,他兴高采烈,你手到擒来。内行人则刚好相反,没有好东西,丁老板这日理万机的人哪是轻易出现的。

不多时,丁老板那辆亚光黑的奔驰C稳稳的停在建筑阴影之下。

奔驰C并不是什么太贵的车子,却有着一个硕大的奔驰标,对那些不明真相群众而言确是装B的好道具。只是这款车子轴距不如标准的奔驰E,接送的话性价比不高,当然了,长轴距的奔驰E可是没有那么大的车标哟!丁老板是自己开车,车门依次打开,却是下来三个人。

副驾驶位置是个女的,拿着一个包,白色低胸衬衫配黑色半身裙,一看就知道是秘书,后座两人却是让阿福有些吃惊,为首的汉子头上一道刀疤,化成灰他也认得!

“周兄弟!唉呀!许久不见!”

“哟!程大哥!自由了!恭喜啊!”阿福假笑着迎上去。

丁老板一看有熟人,对这笔生意更加放心。为阿福介绍随行的几人,丁老板挺着将军肚,一把抱过那娇艳女子:“这是我的秘书,李万姬小姐。程兄弟你认识,就不介绍了。这一位!周老板您一定要好好认识一下,陈先生,我们行里的资深专家。”

阿福一听陈先生,立即察觉到自己刚才为什么觉得有点吃惊,这个陈先生自己见过!虽然他不曾见过自己。陈胜文,南海市公安局副局长,成功抓获12·9杀人案凶手的破案英雄,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这个地方!

虽然奇怪,阿福也不及多想,一阵寒暄,紧接着为他们介绍自己身后的部落第一勇士,把玻璃碴带来,就是增强一种神秘感,向对方传递一种我可以长久供应高级木料的信息。程富忠这小子见识过嘉木的肌肉,眼前这位黑叔叔更是大了一圈,身高九尺,膀大腰圆,浑身图腾,满脸横肉,就这个外形,不用说话,往你身边一坐,就是毛骨悚然。几人之中,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,走私犯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这种时候就是套近乎。

有了这个家伙,会谈的气氛融洽许多,阿福担任“翻译”,在几位老司机面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其实他说的并不详细,人家是内行,你说详细了反而露馅,不如就蜻蜓点水,人家自然会帮你补充细节。

陈局长绕着木头走了三圈,终于松了口。

“小叶紫檀,极品啊!周老板要卖多少?”

丁老板瞳孔突然放大,这只是一瞬间,但阿福还是从他眼里看出一丝恼怒。陈局长是不该问价的!问就表示他要买下。

“这个数。”阿福伸出四根手指。“丁老板觉得怎么样?”

陈局长的手搭在背后,手指不停的摩擦着那只手表。

欧米伽!不算太名贵,可也是几万一只。

“好!就四百万!”陈局长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,“我没带现金,支付宝付定金,其他的下午送来,可以吗?”

阿福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丁老板。

“陈先生是行家,只要他喜欢,我绝不夺人所爱!”丁老板连连摆手。

“好!既然这样,成交。”阿福笑道。

陈局长也是大笑,这种原木交易也叫赌木,但玻璃碴带过来的木头品相实在太好,根本不用赌,整棵树的断面油光发亮,乃是无上极品,怪不得小爱要他亲自护送。这种紫檀木市场均价在100万一吨,罔轮如此极品,粗略估计也有一千八九百公斤,千年方能成材,卖到五六百万都不嫌贵,若不是抱着结交的目的,阿福断不会出这个价。

有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,陈局长吞下这口肥肉,对剩下的木材根本不屑一顾,自顾自的聊天。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的丁老板强忍着嫉妒,挨个看完,也确认都是上品。普通红木的价格远远不及小叶紫檀,价格差距在十倍以上,以丁老板的财力自然不在话下。

程富忠瞧准了这个当口,非常热情的要请阿福喝杯水酒叙叙旧。陈局长自然推辞,丁程二人知他底细,不敢强留,丁老板心情也有些不好,找借口去了。程富忠刚好支开他们两个,拉着阿福就走。

程富忠实在是没什么品味!

但他有着老鼠一般敏锐的嗅觉。

从见到他的第一秒开始,阿福就在思考一个问题,程富忠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是走私罪证据确凿,但几个月之后却出现在监狱之外的地方。陈局长或许是某种答案,但是阿福的直觉告诉他,这不太可能,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还没有到只手遮天,可以瞒过众多优秀刑警和检察官,让他飘然脱罪的地步。他的背后应该还有更高级的保护伞,只是这么一个数额不算大的走私犯,到底是哪路神仙保他?

想到这里,阿福有点奇怪,当初在看守所里也不是一路人,他怎么就突然想到要请自己喝酒。

这个问题程富忠很快就给出了答案——生意!

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

注:本题材为连载小说,每周二、周五更新一次,希望各位读者能一直支持,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各位在留言区给我们留言,谢谢!

西地那非成分

yindushwnyou

伟哥效果图

印度神油 成分

相关推荐